厦门日报聚焦我校办学层次提升:厦门理工“成功密码”是什么

  
37年上了三个大台阶 厦门理工“成功密码”是什么?

 来源:厦门日报2018-06-13

  

    本报记者  佘   

    通   徐丽麟    

  

    日前,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宣布,厦门理工学院成为硕士学位授予单位,同时获批机械工程一级学科硕士学位授权点、管理科学与工程一级学科硕士学位授权点,以及工程专业硕士学位授权点。

  获批硕士学位授予单位,被认为是厦门理工学院办学实力增强,办学层次再上一个台阶的表现。

  厦门理工学院成立于1981年,前身是大专层次的鹭江职业大学,2004年,获准专升本,今年获批成为硕士学位授予单位,37年上了三个大台阶。

  位于东南之隅的厦门理工学院,成为硕士学位授予单位并不简单——为了发展西部教育,东部高校的升硕审批从严从紧。

  在福建,上一所大学升级成为硕士学位授予单位,是八年前。

  厦门理工学院为什么能“升级”成功?有很多指标,也有厚厚的一叠总结资料。不过,今天,我们通过寻访这所大学一些老师和学生的足迹,来弄明白一件事:为什么是厦门理工?

  

  【搞科研】

  教师在《科学》上发表研究性论文

  

  厦门理工学院仅2017年就有15个科研项目获得省、市科研奖励,都对接国家、省市的发展需求,也是申报硕士点的关键数据。

  去年,厦门理工学院教师喻志阳博士在世界三大顶级学术刊物之一的《科学》上发表研究性论文,这是这所大学首次有教师论文发表在《科学》。喻志阳的研究被认为突破了传统物理冶金界对普通晶界结构的认知,是“可以写进教科书”的发现。

  一所地方应用型大学在《科学》上发表论文,并不容易,这体现了厦门理工学院进行高水平研究的能力。厦门理工学院校长朱文章说,一所学校的内涵发展,要在高水平的科学研究有所作为;同时要和地方企业对接,在技术工艺的创新方面有所作为,“不要以为应用型大学就不需要基础研究,恰恰相反,没有基础研究,应用研究等于无源之水”。

  厦门理工学院有一些“喻志阳们”,使得科研能力大大提升。

  新工科是国家为主动应对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等一系列战略而推出的,最大特点是学科的交叉、技术的融合。两年前,厦门理工已经开始布局新工科,他们正在建设的智能制造、海洋装备工程、智能汽车等学科平台,就是将人工智能和传统学科交叉融合。譬如说,整合人工智能和电子商务,就变成智能商务。

  

  学校设立先导基金支持科研攻关

  

  先导项目实施以来,共培育15个先导科研团队,累计为合作企业带来效益7.196亿元, 获得厦门市政府每年约200万元专项经费支持。

  厦门理工学院设计艺术学院老师王刚的团队最近申请到学校100万元先导资金,这一“尺度”超乎很多人的想象。简而言之,他的团队可以先用学校给的经费开发他们认为有前景的项目,再由企业买单。

  这就是理工学院服务地方和产业的创新之处:设立先导基金,即学校拨款给科研队伍攻关,等到他们先把成果做出来,企业看到“本尊”,确定达到了预期要求再买走。

  先导基金诞生于校企合作的一个瓶颈:很多企业对高校科研团队半信半疑:我提出的要求,你们能做得出吗?如果没做出来,我投入的研发资金不就浪费掉了吗?先导基金减少了企业投资的风险,也给他们参与校企合作增强了信心。

  不仅如此,理工学院还筛选出企业共性技术难题,支持老师组团队去攻关。譬如,资金资助了这所大学机械与工程学院机电工程系陈水宣带领的团队,他们正在做一个“前途远大”的科研项目——实验用固态干冰来清洗诸如肉丸子生产线上的模具。使用固体干冰后,模具上的污渍会成为气体挥发而不会产生污水。

  

  【重应用】

  为产业服务  堪称地方高校“样板校”

  

  “升硕评估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大学为产业服务的能力,强调学校要出应用技术成果,培养高级技术型人才。”厦门理工学院校长朱文章说。

  朱文章说,升硕评估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大学为产业服务的能力,强调学校要出应用技术成果,培养高级技术型人才。这应该是厦门理工升硕的一个加分项目,甚至有人认为,在亲产业方面,理工学院堪称地方高校的“样板校”。

  厦门理工现代工程训练中心刘建春老师的故事,有助于外人理解“样板校”的说法。几年前,厦门理工和全球最大的显示器制造商、台企冠捷签订全方位战略合作协议,没多久,刘建春和同伴被带到冠捷看企业有什么技术难题。刘建春领到了一个任务:设计一个能自动锁螺丝的机械自动化设备——锁完电视显示器的螺丝一般要七个工人,企业提出最好只留下一个人。项目的难点在于:冠捷的螺丝有点特别,市面上的设备都派不上用场。那段时间,几乎每周他都要到位于翔安的冠捷,把实验室设计的方案提交给企业。

  位于集美银亭路28号的厦门理工学院大学科技园也是升硕的一个加分项目。通过科技园,一方面把大学老师和学生在实验室的研究成果转化成可用的产品,另一方面,把企业生产中遇到的难题带回大学。

  这里有一位叫小明的小机灵鬼,它是位机器人导诊员。记者告诉它:我肚子疼。小明立刻问:有呕吐吗?总之,在问七问八后,它会提出建议:去挂普通外科,还自动推荐医生和科室,直接挂号。这是理工学院在医疗大数据领域,针对文本、图像和语音进行数据挖掘和分析的成果。计算机学院院长朱顺痣说,不少病人到医院不知道要挂哪个科室,导诊员忙得像陀螺一样,我们为医院研制出机器人来取代导诊员。

  大学科研经费分纵向和横向,横向指的是从地方企业获得的资金。朱文章说,去年这类横向经费超过五千万,占总经费50%,显示为地方行业、企业的服务能力在提升。

  在这方面,厦门理工学院副校长吴克寿领导的厦门软件检测中心是个典范。刚开发出的软件就像个宝宝,要到检测中心去办“身份证”,检测各项性能是否健康,但是,软件企业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无心来做这件事,理工学院的软件检测中心就是一个服务企业的公共服务平台,现在,它几乎垄断福建省软件企业检测市场。

  

  【引人才】

  延请有经验的企业人才当老师

  

  实行高职低聘、低职高聘的评聘分离改革。如果没有新成果,教授也可能被聘为副教授。

  4年前,易云焜从厦门公路局辞职到厦门理工担任土木工程与建筑学院教授。他曾是厦漳大桥总工程师。

  这几年,厦门理工引进人才强调有企业工作经历,有海外留学经历。吴克寿说,有企业工作背景的教师对于应用型大学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催化剂”:思想对了,后面的决策才会跟着对。

  从易云焜的一节浇铸混凝土课,可以明白理工学院寻求这种“催化剂”的原因。他在课堂上举例讲解现场技术人员在检查时要注意些什么问题:做混凝土时,支架发生了松动,模板也没有紧固,结果就跑模了,浇铸出来的就不是所要的形状了。易云焜结合这个工程事件提醒学生,在检查时要注意支架和模板的紧固。没有一线经历的老师,给不出这类建议。

  2016年,在美国惠普公司担任高级工程师的郑俊博士被引入理工学院材料学院,他发现自己有多种选择:当教学型老师或当研发型老师,又或是两者兼顾。郑俊选择了研发型教授的岗位。他带领的团队,研发了福建省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工业级金属3D打印机。

  同样值得点赞的是理工学院这种职称评聘制度,它让教师根据自身特点选择要走教学或科研道路,如果从企业获得的横向课题经费突出,可以参评“研发型”系列的职称,有时还能抵“论文”。

  理工学院科研处处长张厚安说,理工改革的实质是实行高职低聘、低职高聘的评聘分离改革。如果没有新成果,教授也可能被低聘为副教授;而如果成果分量足够,讲师也可以直接评为教授。

  

  课堂上所学就是要为现实服务

  

  让学生去感受工作现场有多么落后,再让他们了解知识的用处,播下亲产业种子。

  这几年,陈水宣是厦门理工的网红。他领导的“机电一体化产品开发工作室”,是人才培养的一个“样板间”,包括6位平均年龄35岁的教师和50多位志愿学生。

  “样板间”有个著名的“三部曲”:“关起来”“赶出去”“带回来”,陈水宣会在合适时机切换“开关”。

  陈水宣先把老师和学生“关”在工作室,指导学生做企业课题。工作室采用最传统的师父来带徒弟办法,“你什么都不会也没关系,我们从头教,手把手地教。”

  被“关”了一段,就要“赶出去”,工作室的老师到企业找课题,也要带着学生。几年前,陈水宣带着30位学生到翔安一家石材厂,让学生拼了一个上午的马赛克,有学生忍不住了:哎,人工操作这么麻烦,我们来帮你们开发一个自动化设备吧。“全自动马赛克排版机械手”课题就这样被“带回来”。陈水宣承认了其中的“阴谋”:我们就是让学生去感受工作现场有多么落后,再让他们了解知识的用处,播下亲产业种子:课堂上所学就是要为现实服务。

  工作室完全执行企业考勤制度,也就是说,这个工作室不仅从课题上指导,而且从人格上来培养学生。陈水宣说,我们的目标就想把学生从一个学生的角色,慢慢往卓越工程师来培养。“样板间”里走出来的学生,很容易被企业“抢走”。

  

  【亮点】

  学生创新创业 全国大赛成“黑马”

 

  两年前,第三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总决赛上,厦门理工成为最大的黑马之一,获得一金一银和两铜,总积分排名全国第19,在大陆则位列第17名。

  金奖是什么概念?37万个项目,最后只选出30个金奖!厦门理工获金奖项目团队的主要负责人是学生翁望志,他就是从学校创新创业园走进创业大海的。 

  创新创业园注重的是培养学生创业能力。创新创业园在校园里占据一幢楼,专门提供给在校学生创办公司,不仅仅提供免费办公场所和水电这类物理载体,更重要的是理工学院专门成立了一个团队,为创业团队提供一揽子帮助,包括公司财务报表怎么做、怎么注册公司,还会邀请企业家当创业导师。厦门理工支持的学生创新创业基金也大幅增加,去年已达500多万元。

不过, 这所大学衡量创新创业教育成功的指标,其实并不是看有多少人当了老板开了公司,获得了多少融资。理工学院教务处副处长、创新创业园主任苏凯新说,事实上,我们更看重创业和创新的教育——即使学生没有当老板,但他们创业过程中经历的锻炼,会是职涯中的一份宝贵财富。